承担着春运救援保障工作、主动参与疫情防疫志愿项目、耐心向街坊解释疫情下体温检测和登记的工作……从一个多月前的广州火车站春运志愿服务到近日的防疫工作,总能看到这群志愿服务者的身影――他们穿着红色队服、在春运一线守护旅客生命安全的广东救援辅助队。在车站发生突发情况时,他们能够第一时间到场支援;面对突发疫情,他们积极鼓励大家,“只要齐心,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。”

卢芊霖(中)热心回答旅客问题。

广东救援辅助队参加春运保障服务。

技术型志愿者队伍“上岗”13年

“我们是一支技术型志愿者队伍。上岗前一般需要经过16天的专业培训,掌握轻型抢救和急救理论知识以及实操技能,通过一系列考核后,志愿者才能参与进来。”广东救援辅助队副秘书长卢芊霖向南都记者介绍,广东救援辅助队成立至今已有13年,他们是一支由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创建、社会各界热心人士自愿组成的为社会提供救急、救伤、救援辅助服务的志愿者服务队。

据介绍,志愿服务队年龄层覆盖老、中、青三个年龄阶层,横跨警察、IT等各行各业,整体上以30-50岁的志愿者为主力军。“他们当中有的具备有红十字会急救员证、AHA急救员证以及香港圣约翰急救证等专业证书,大部分队员是利用自己工作以及家庭生活之余的时间来参加项目。”卢芊霖说,不少队员志愿服务时间长达10年。

广东救援辅助队参与防疫工作。

郑永杰对进出人员进行体温检测。

党员先锋:留守广州积极参与防疫工作

郑永杰是广东救援辅助队的一名队员,同时也是一名党员。春节期间,疫情“突袭”,家住广州的他主动利用空闲时间,与队员前往车陂村检查点参与疫情防控工作。

“这次疫情爆发得比较突然,必须提高警惕,外出参与志愿服务,我们多少也会担心个人安全问题,但还是有一些队员踊跃报名了。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更应该参与到疫情防控志愿服务。”邓永杰表示。

在对当地进出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和登记工作时,遇到个别不配合、“有情绪”的村民,郑永杰会和其他志愿者就会上前耐心解释,并寻求村民的理解与支持。“起初大家对这个疫情还没有很深入的认识,不理解为何在自家门口进出还要如此麻烦,难免会有小情绪。但随着充分了解后,周边的人在对自己做好各方面防护情况下,主动配合我们。”郑永杰说,相比之下,一线的医护人员更辛苦,他们默默付出就像“无名英雄”,“只要齐心,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站。”

志愿者处理突发救援事故。

志愿“老兵”:曾救过一名带着“遗书”出行的女大学生

广州火车站的春运救援保障服务是广东救援辅助队每年的“重头戏”,主要由广州越秀分队负责。刚刚结束的2020年春运,是广东救援辅助队参加春运保障服务的第5个年。

早在今年1月2日,他们就提前进驻广州火车站,开始春运志愿服务。黄耀辉是广东救援辅助队广州越秀分队的队长,2016年就参加了广东救援辅助队第一年开展的春运志愿工作。“今年春运的前半个月,我们平均每天处理一宗突发急救事件,在高峰客流、救护车进不来的时候,还需要在前方对人群进行疏导。”

春运客流,南来北往。作为队伍里的“老兵”,同时也是一名党员的黄耀辉在某次志愿服务期间,救下了一名带着“遗书”出行的女大学生,“去年在火车站东广场巡逻时,一名眼看要晕倒的女大学生向我发出了救命呼叫。”黄耀辉和队员马上冲向该女生,对其进行急救。同时他发现这名女生身上带着一个笔记本,里面写了一封“遗书”,交代了自己有十几年的糖尿病史以及家人的联系方式。

黄耀辉和队员第一时间联系了广场驻点医生以及120救护车,及时地将这位女生送上救护车,到医院进行救治。事后,医生反馈,女生被发现的地方比较少人员经过,如果不是志愿者们及早发现这位女生并对她进行院前急救,情况不敢想象。

志愿者随身携带的急救包。通讯员供图

救援中遇到拒绝帮助的旅客时巧妙化解

2017年,志愿者周二虎通过专业的培训和考核后,加入了广东救援辅助队。“能够通过自己所学的技能帮助别人,自己感到很快乐,”所以,周二虎今年继续报名参加了春运志愿服务。

“有些旅客遇到突发情况,会第一时间向我们救助,但也有人会拒绝我们的帮助。”这时候该如何处理?

周二虎与队友此前就遇到一个30多岁的男旅客,因为发病导致情绪暴躁。“这名旅客在上火车前出现脑卒中现象。我们收到信息后就前往救援,但是这位男士由于病情所致,情绪异常暴躁,并不配合我们的帮助。”周二虎尝试跟对方解释,同时劝其家人帮忙进行沟通,但这位男旅客依旧不听劝说,甚至还把吸氧管拆掉。

“在那样的情况下,我们也不能过于强制于对方。先让当事人有个自我舒缓,我们静静陪在身边,确保他安全同时慢慢开导。后来救护车到了月台,我们送他上车的过程中,他就变得配合起来了,整个过程中都愿意带上吸氧管。要理解突发病人的情绪,等他情绪过了,他也会听从指令,做正确的事情。”

在广州火车站进行志愿服务,会有旅客接受了帮助之后回过头来特地感谢吗?黄耀辉回南都记者说:“很少有受助者回过头找我们,因为春运期间,旅客来这里大多都是要坐火车离开的。他们走了就走了,就算回来了,我们都下班了。志愿服务,不求回报。”

采写:南都记者 钟丽婷 实习生 温丽琼